第196章 诛心(1 / 2)

步入中枢 域外飞雪 7525 字 8天前

林鼎作为海军参谋部的首席参谋官,他被勒令带人上岛执行任务。作为这次带队者,他知道自己责任重大。在上岛前,钱司令特别叮嘱他,此次行动不仅要将东部家的夫人们安全带回,更要对岛上施加压力,促使他们尽快做出决策。

登上中心码头后,就见几个手持冲锋枪的武装人员,如临大敌的看着他们。他心里明白,这些人不过是混口饭吃罢了。

他们刚刚走到关卡时,一个小胡子、身材矮小的男子迎面走来。他抬起手,示意身边的武装人员停下,然后满脸谄媚地笑着说:“几位上官,请先交出武器吧。我会带你们去见家主。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请各位多多包涵。”说完,他还特意拍了拍手中的手枪,表示自己并非好惹之人。

林鼎冷冷一笑,扭头看了几个兄弟,点点头说道:“把枪交给他们暂时保管吧!”

随后,他们被带进麻衣家会客室,一个人进内堂禀报去了。过了不长时间,就见东部家老太太在几位麻衣家夫人的陪同下快步走了进来。

林鼎几人急忙站起来,敬了个礼。紧接着,东部老夫人激动的问道:“你们怎么来了?东岛”

听到老夫人要说云子小姐的事,林鼎抢着说道:“老夫人,钱司令让我过来接你们回去,总统要见你们。”

“总统,总统!”老夫人心里默念了两声,猛然间眼睛一亮,激动的说道:“总统回来了,太好了,我这就通知她们过来。”

接着,他对旁边的麻衣家老夫人说道:“嫂子,快叫我哥回来,再派人传话给山本家和小林家,让我那两个儿媳妇都过来,我们要回去汇报工作了。”

说到这里,她好像突然记起什么,急忙对身后的侄子说道:“上岭侄儿,快派人把我的侍卫们叫回来,告诉他们,总统来了,要见他们。”

半个小时后,张晓阳带着十几个侍卫急匆匆走进院子,林鼎给身边一个队员示意了一下,这个队员急忙走出会客室,迎上了刚到门口的张晓阳,在他身边耳语了几声。听了来人的话,这一群人也不急了,一个个走到院子里的凉亭里,坐下等待起来。

又过了一会,就见东部家两位夫人也回来了,见到林鼎两人刚想问话,就听林鼎急忙说道:“总统回来了,想见你们!”

两位夫人对视了一眼,又看向了老夫人,就见老夫人对她们点点头,微笑着说道:“派人收拾你们的东西,一会我们就下岛,总统要听我们汇报。”

东部家的两位夫人也不是泛泛之辈,话里话外之音还是听的出来。她们再没有询问任何问题,两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低头想着心事不说话。

半小时过后,忽听院子外面传来汽车轰鸣声,紧接着就是刹车声。片刻后,只见麻衣老家主在仆人的搀扶下,带着一众人,慌慌张张地进了院子,径直朝客房这边走来。

东部老太太一见麻衣老家主进来,赶忙介绍道:“林参谋,这位就是我哥哥,麻衣家族的家主,那位是山本老家主,这位是小林家主。你们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然后她又给三位家主介绍了林鼎。

听说外面舰队的特使要来接东部家的几位夫人回去见总统,三位家主心里一紧。他们都知道,总统来了,又出了东岛云子失踪这档子事,看来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于是,麻衣老家主和山本老家主对视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小林家主,见两人都微微点头。麻衣老家主急忙说道:“林参谋,快快请坐,听说总统大人也来了?”

林鼎笑着说道:“诸位老家主,昨晚上总统就到了,他想召见几位夫人,想了解岛上的实际情况,还请几位老家主送老夫人们下岛。”

“这这这是不是要做最后决定了。”小林家主惊恐的说道。

“有可能!麻衣兄,我们也得下岛求见总统大人才是。也让总统大人知道把我们的态度,了解岛上情况,有些误会还是当面澄清才好。”山本老家主凝重的说道。

麻衣老家主表情凝重,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他微微点点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山本兄说的有理,要不,你和小林家主带领长川正雄下岛一趟,我在岛上主持大局。希望你们能见到总统,能得到他的谅解,保证我们顺利回家呀!”说完,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慌,老泪纵横

见几位家主心情沉重,情绪波动很大,林鼎稍一思考,严肃的说道:“那就一块下岛吧,也许能见见总统,有啥话你们亲自给总统说吧。”

听了林鼎的话,几位家主很激动,就听山本老家主说道:“麻衣兄还是你和小林家主、长川正雄下岛一趟吧,谈判方面我不擅长,这有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还请二位商量决定吧,无论是什么结局,大家都不会有什么异议。我在岛上维护大局,勒令大家做好下岛的准备”

小林家主也点点头说道:“这样也好,我们两个下岛吧。山本老家主稳住岛上局势更合适,毕竟武装人员都他管着,有啥情况也好及时处理。”

一个小时后,一众人在山本老家主一群人的送别下,登上小船向着岛外行驶而去

钱伟昌安排人上岛后,便和齐剑峰几人登上了公爵号。方言在指挥室和他们聊了起来,就听老钱说道:“我给林鼎交代了,不透露云子小姐的事情,只负责顺利的接回东部家几位老夫人就行了。如果我猜测的不错,岛上知道你来了,一定会派重量级人物来见你。”说完,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方言。

老齐急忙点点头说道:“老大,老钱说的不错,他们听到你来了,如果再不派人过来见你,那就证明他们没有归服之意,我们也没必要给他们什么机会了,直接强行登岛。如果他们派人来了,而且还派的是重要人物,那就证明他们已经做好了归服的准备了,谈判只是最后的争取。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准备下岛。我们应该商量好我们的底线,免得被他们钻了空子,白白捡了大便宜!”说完,他露出一副老狐狸的表情。

几个人都点点头望着方言

片刻后,方言抬起头,他眼神平静,似乎已经思考出了结果。看着眼前几人满脸的疑问,方言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接着,他点了点头,语气坚定地说道:“你们说得对,我也觉得他们应该明白这次机会的珍贵性。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来讨论一下如何明确我们的底线吧。”

听到方言的话,众人纷纷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毕竟,他们都清楚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影响到整个计划的实施。

这时,公爵号舰队司令荆江率先开口道:“老大,依我之见,还是按照咱们之前制定的方案去执行比较好。对于那些人来说,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权,只能乖乖听从我们的安排。所以,再给他们额外的好处其实并没有太大必要。”

荆江的话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一旁的齐剑峰连忙点头,表示赞同荆江的观点。方言见状,将目光转向了钱伟昌和陈飞,希望听听他们的意见。

陈飞曾经担任过方言的侍卫队长一职,对于方言的性格特点以及处理事情的方式方法可谓了如指掌。他深知现在的方言与东部家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也清楚东部家的几位夫人分别与麻衣家、山本家和小林家有着怎样的关系。此外,他还明白联邦在九州四岛上迫切地需要一些忠心耿耿的支持者。因此,打土豪这种行为仅仅是一种手段而已,真正的目的在于收服人心。基于以上种种因素,无论是出于公事还是私情,方言都绝不会将所有的人都一网打尽。相反,他会尽力去拉拢那些值得拉拢的人,而对于那些不识趣的人,则会毫不犹豫地予以坚决打击和瓦解。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钱司令,老钱也正在思索这个问题,见陈飞看自己,他点点头。见老钱没有准备说话,他严肃的说道:“老大,岛上的情况我也掌握的不多,虽然,他们以前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那都是旧政府时期的往事了。我们可以不追究,也可以拿来做文章,只要符合我们的最大利益,我们就可以任意发挥。其实,如今的他们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杀人还是诛心,就看我们如何权衡了。”

说到这里,他稍作停顿,看了看其他人,又见方言点头思考,没有说话的意思。于是,他接着说道:“老大,我认为,岛上家族众多,人口也有上万人,他们未必情愿和联邦政府作对,有些人也许只是被局势裹挟着上了岛。他们各有心思,没必要一棒子全部打死。处理好了,也未必就不能成为联邦的铁杆拥护者。所以说,该给的甜头还是要给。当然了,像渡边家族这种狼子野心的投机者,我们应当坚决打击瓦解他们,彻底解除我们的后顾之忧。也让其他家族看看我们的手段和魄力,让他们彻底放弃那些不切合实际的幻想,心甘情愿,感恩戴德的投入联邦政府的怀抱里。”

听完陈飞的话,方言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心里很是欣赏,没想到呀!这家伙有统帅心胸,有将相的才能。他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又看向了老钱。

听了陈飞的话,老钱也茅塞顿开,他和方言共事也不是一天两天,对方言的智慧和志气非常的佩服,也对方言做事风格有所掌握。方言的脾气是吃软不吃硬,除爆强不凌弱小。他更了解方言的宏伟蓝图,更知道联邦的尴尬处境。他认为,用拉拢分化策略来解决十三岛链的危机,是比较符合联邦的利益。

想到这里,见方言目光询问自己,他稍一思考,郑重的说道:“我比较倾向陈飞的意见,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况这里有一万多人,即是我们不能全部把他们变成铁杆拥护者。但是,也能让他们为联邦所用,老老实实的成为联邦的建设者。所以,我们应该区别对待,该拉的拉该打的打,逐个分化瓦解他们。让一部分家族成为我们在这里的忠实拥护者。”

说到这里,他呵呵一笑,看着方言说道:“老大,我还有个想法,说了你可不能多想,我是以事说事,绝对没有任何的想法。”

刚听他说的不错,又见老钱磨磨唧唧的不痛快,他鄙夷的说道:“我说老钱,你啥时也这么娘气了,我们这是讨论正事,有啥你就快说,说错了也没人怪你。”

被方言鄙视了一把,老钱却是脸不红、心不跳,嘿嘿一笑后说道:“老大,我认为,我们不能仅仅依靠武力来征服这些人,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从心底里认同我们,主动和被动的融入我们。毕竟我们现在人手不足,所以我们可以鼓励兄弟们与这些家族通婚联姻,这样不仅能让他们对我们产生归属感,也有利于我们血脉的延续。等时间一长,他们的后代都会带着我们的血脉,到时候他们自然会以拥有我们的血脉为荣,甚至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

说到这里,老钱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如此一来,他们所谓的民族防火墙将不攻自破,心理防线也会被瓦解。当他们完全接受我们的文化和思想时,他们便会成为我们的一部分。不出数十年,这九州四岛上恐怕再也不会有邪马台一族存在了,只剩下炎黄民族的一个分支。”

听完老钱的话,几个人都兴奋不已,方言点点头,欣慰的笑道:“不错,既然大的指导思想确定了,那我们就说说如何区别对待,这里面有个高低限度,大家都议议吧。”

于是,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议论起来。半个小时后,大家讨论得出结论;对于真心向联邦靠拢,并付出实际行动的家族和个人,发放三分之一的财产。对那些阳奉阴违,对联邦有抵触的家族和个人,没收其全部财产,并遣送去南部岛屿开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