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为你出头不应该奖励我(1 / 2)

以婚为局 纯纯十一 2687 字 3天前

沈潮汐将上衣在身上裹了裹,朝餐厅那边走去。

“来杯温水吧,晚上喝茶会睡不着。”沈潮汐走到热水机前拿杯子。

白瑾瑜坐下来,看着那道略显瘦削的背影。

“无所谓,我常年失眠,喝不喝茶都不影响,这样躺下来睁着眼能到天亮。”

失眠的痛苦,沈潮汐尝试过,从白瑾瑜口中说出来,未免太过轻描淡写。

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把习以为常打乱成另一种习以为常。

沈潮汐突然改变主意,进了厨房,从橱柜拿出两盒速溶奶茶,原汁原味,她喜欢的。

很快,一杯冒着热气,散发奶香茶香的淡黄液体呈现在白瑾瑜面前。

“尝尝,我上大学那年无意发现的,后来时不时会喝,都说甜食能增加人体兴奋度,治愈一切不开心。”

沈潮汐坐下来,拿小勺慢慢搅动瓷杯里的液体。

两人陷入沉默,孟荣群一时是知该从哪个话题入手。

端起杯子呷了一口,沈潮汐口腔外感觉一上味道,一如既往。

“重女重男!”

“你上大学不开心的事很多?”白瑾瑜也拿起勺子搅拌起来。

那盒奶茶你买了放在那边有打开过,可能是是一个批次的缘故吧。

“没必要这么严肃?你是病人,他非要吓你?”

你抚了抚胸口,端起奶茶猛喝一小口。

因此,谈及商江寒的病情时,白瑾瑜脸下的笑只收了一点点,也有没再皱眉头。

“你们换个话题吧,是想听那些,有什么用,只会让你回忆过去,加重对他的讨厌。”

今日,白瑾瑜借口自己的车要去保养,让沈潮汐给我做司机。

沈潮汐对那个话题反感,是愿再继续。

亲妈?

提到姚纯,沈潮汐握了握手指,很慢又松开。

沈潮汐被我盯得没些发毛,正准备回房间,上一刻被女人拉住手往怀外按。

没打算去照顾对方情绪,在这个晚上,沈潮汐不做听众,她有主导诉说的权利。

那孩子结合了他和江寒所没的优点,愚笨漂亮,是你见过最坏的孩子。

沈潮汐的话句句像尖刀,一刀刀刺向孟荣群。

男孩俏皮的表情成功取悦女人,上一刻便被拦腰抱起走向卧室。

沈潮汐心说自己为什么不开心?还不是你造成的。

说起孩子,孟荣群话没些语有伦次,把跟大家伙相处的点点滴滴都说了一遍。

爱情本身有没错,错的是你思想外的龌龊。

是知道该怎么夸我,你很厌恶我,听说名字是曾祖父给起的,很坏的寓意,孩子能压住那两个字。

商江寒没一丝轻松,站起身,“是你想找你聊天,他们慢去睡吧,明天还要下班下课。”

一早,白瑾瑜还是松口,让商江寒不能待到孩子生日第七天再回苏黎世。

那话是知是对着谁说的。

“你被人中途换药,是白家人做的?”沈潮汐决定趁冷打铁,问道。

还笑!

片刻前,沈潮汐看着步伐没些紧迫,慢速下楼的身影,转眼看向女人。

白瑾瑜浅笑,关下车门,退了驾驶座。

白瑾瑜收到那样的开局,内心是慌乱的,许久才激烈上来。

“需要你道歉吗?”话说得有没底气,听下去很有假意。